久聞太魯閣馬拉松為一生必跑的賽事之一,在瑰麗的峽谷內奔馳,光用想的就令人興奮不已。

賽前一度很苦惱,猶豫是否要拼速度,還是要像合歡馬那樣拿著相機一路觀光。至於為什麼會有拼速度的念頭,主因是最近練跑感覺小有進步,速度和耐力皆有提升,所以想藉由正式的賽事來驗收成果。先前個人全程馬拉松的最佳記錄是4小時50分,於年初的三重馬所創下,但30公里後耗盡真元,一路跑跑走走,慘不忍睹。那麼這次的目標要設在哪裡呢?考量最近的進步幅度,加上要求自己不准步兵,那就用四小時完賽做為挑戰目標吧!為了達成目標,心頭盤算的策略為:(1)前兩小時跑22~23公里,稍微留給後面失速的空間;(2)縮短在水站停留的時間。只要這兩項能做到,掐指一算,四小時完賽的機率頗高哩。

比賽當天凌晨三點半,此起彼落的鬧鐘聲劃破寂寥的夜空,大夥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溫暖的被窩,揉揉惺忪的雙眼,草草用過早餐後整裝待發。四點在暗夜中步行到花蓮火車站,此時站裡站外早已人聲鼎沸,計程車、遊覽車忙碌地穿梭在站前街道,真是充滿生命力的一刻!這班花蓮到新城的自強號,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擠得水泄不通,太馬的魅力真是無法擋。到了新城,還要轉搭接駁車才能到會場,不只排隊的跑者形成人龍,連接駁車也是,此景好是壯觀。

太馬如同富邦馬一樣人擠人、萬頭鑽動,一開始約花了兩分鐘才通過起點的感應地墊,為了保持平時練習的起跑速度,硬是從人縫中殺出一條血路,以5:45/km的速度跑完第一公里。雖然有好的開始,但接下來的配速卻不甚穩定,第二公里變成5:20/km,第三公里又變成5:30/km,看來在人數眾多的比賽還是不容易維持自己的步調。過了太魯閣大橋後沒多久即經過第一水站,一反往常停下來喝水的習慣,這次跑近桌邊、抓了紙杯就跑,在跑動中先喝下一口水,再含一口水在嘴中滋潤口腔,過幾秒才慢慢吞嚥下去。這種喝水動作我從未練習過,動作有點生疏,但至少沒嗆到,反正一回生、二回熟,接下來還有好幾個水站可以練習。過第一個水站沒多久,竟然出現左右兩條叉路,工作人員在前方大喊左右兩條路都可以跑,但當下腦筋一片空白,不知該往左還是往右,一直到最後關頭才決定往左邊跑。兩條路約在100公尺後合流,左邊是一路平地,沒有地形起伏,但右邊卻是個小上坡接小下坡。雖然時間頂多差個兩三秒,看似影響不大,但這種情況在賽道安排上應該避免。

進入峽谷後,涼風不時徐徐襲來,對於怕熱的我實在是一項利多,跑起來十分舒服,加上峽谷美景相佐,心情更加愉悅。太魯閣到天祥是長距離緩升坡,但大多數路段實際跑起來的感覺與平地無異,所以前20公里跑起來還頗順暢。在深入峽谷之際,GPS錶開始失準,手邊不時傳來信號微弱的警示聲,對於需要配速的我來說,這實在是個壞消息。但與其擔心GPS不準,不如好好控制自己的速度,因此後來索性不理會錶上的里程提醒,只專注於步頻的維持,只要碰到里程牌再比對時間就好。過了全馬折返點,喀掉最後一包power gel,準備加速下山,怎知在一個緩上坡處,大腿肌肉開始不受控制地跳動,驚覺這是抽筋前兆,於是放慢速度,希望不要嚴重到抽筋。後來爬完緩上坡後,大腿不再跳動,邊跑邊回想前25公里只有補充水份和運動飲料,對第一次拼速度的我來說可能有點不太夠,於是接下來的水站皆稍作停留,攝取些許鹽份和吃些香蕉,祈禱大腿接下來能無恙。除此之外,碰到有提供運動噴劑的補給站,也去噴一下大腿前側和後側,只是我不好意思開口叫護士噴我最酸的肌群-臀肌 XD

過了35公里後,自己明顯感覺到速度一直在下降,在水站停留的時間也越來越久,雖然知道這樣會危及到四小時內完賽的目標,但累積的疲累感戰勝一切,只想多逗留會,好讓體力回復一些再出發,腦中總是有著「待會跑快一點就好」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。賽道的後半段除了與時間競速之外,還有另一項考驗:一群落後的半馬跑者在步行;他們擋住賽道是小事,主要是看著他們悠閒地走路,會動搖自己繼續奮戰的決心,心裡不時嘀咕「我也好想停下來啊」。到了37公里處,瞄一下手錶,三小時三十分,也就是只要能維持六分速回終點,就有機會破四,問題是我能撐住嗎?到了38公里,不知怎麼,想步兵的念頭強烈襲來,明明肌力還在,但大腦就是想叫我的身體停下,最後我真的不爭氣地屈服了!步行幾秒後,看看時間,「用六分速還是能破四啊!」。念頭一轉,腳又動了起來,「沒什麼好想的,榨乾剩餘體力吧!」,於是乎,試著加大手臂的擺幅,驅使自己用力跑起來。老實說,如果要五分半或更快的速度才能破四,我肯定當下放棄,下次再來。

接下來真的是跟里程牌和時間競速,每看到一個里程標示,就瞄一下時間,我剛好比六分速快一點點啊,再加把勁吧!最後一段路程是連續隧道,幽閉的空間彷彿把時間都凝結住,但我知道我不能停,夾緊雙臂,用力擺動,衝吧!過沒多久,歡呼聲從隧道的彼端傳來,雖然我還沒看到隧道終點,但知道一切就快結束了。一個小轉彎,刺眼的亮光和喧鬧的聲音同時迎面而來,定神一看,那不就是朝思暮想的終點拱門嗎?邁開步伐準備離開隧道,唉呀,雨好像蠻大的,但這又何妨,衝吧,在雨中來個浪漫達陣吧!雙臂依舊擺動揮舞著,聽著腳底傳來積水濺起的聲音,穩穩地通過終點,大會時間4:01:52、晶片時間3:59:32。

當下知道達成破四的目標,但其實我心裡很平靜,沒有振臂高呼,沒有手舞足蹈,好像只是在心中泛起一陣漣漪罷了。我不知道這種心情該如何描寫,是複雜的、還是虛無的,但跑馬生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確確實實地烙印在心裡,我知道這只是跨過一道門檻,還有數不盡的挑戰需要我去克服,跑步永遠不嫌自己成績夠好,不是嗎?

最後幾公里的掙扎
DSC02557

雨中衝刺
20121103_110343_00

Merrell Bare Access在回程時終於壯烈成仁
IMG_0398

ban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barry
  • 我也想買雙Merrell Bare Access,請教版主的Merrell Bare Access 總共跑了多少公里才壯烈成仁?
  • 跑步的里程記錄為950公里...但我還穿它上班和趴趴走,換句話說,它實際上可以撐更久。我很想買些料把洞補起來繼續穿,這個洞其實沒什麼影響,只是怕下雨滲水而已 orz

    banco 於 2012/11/26 21:5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