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風冽雨初馬行,舊地重遊膽心驚,
三千好手齊聚首,欲睹蘭平千里情;
怎曉霪雨漫山野,辭職嶺上煙雨濛,
足履雙泰四二里,終得躍馬琉璃歸。

◎重遊櫻花馬有感



櫻花馬對我來說,是個既興奮又害怕的賽事,興奮在於我將於此完成初馬,害怕在於去年半馬時半途受傷。雖然去年硬是跑完半馬,但隨後的ITB症侯群讓我整整一個月無法跑步,也一度讓我懷疑自己無法在長上坡路段恣意奔馳。報名櫻花馬的原因除了那尊躍馬琉璃初馬獎,還帶有些許復仇的意味存在-我要以健康之姿征服賽道,擊碎那心裡底層揮之不去的陰影。

因上班之故,練跑的天數有越來越少的趨勢,隨之而來就是里程數的欠缺,人家說挑戰全馬要先把里程數衝高,以免撞牆後失速而落馬。為了彌補練跑天數的不足,我刻意拉長每次練跑的時間和距離,例如每次跑兩小時,或是連續兩天20公里,只為了探試自己身體在兩小時左右的感覺,例如心跳是否急促、腳部肌肉是否還能承受折磨。若兩個小時後依然覺得健勇,那麼30公里應該不是問題,而最後10公里的狀況就讓它隨緣發展。

對櫻花馬有把握始自於去年十一月底的宇老LSD,宇老的爬坡比櫻花馬略難且略長些,一路上跑跑走走,但最終還是能在四小時十五分左右跑完32公里的距離,以這個時間估算櫻花馬,應該沒有落馬的風險。雖然自己覺得信心滿滿,但賽前還是偶爾會萌發落馬的憂愁,有事沒事就在規劃櫻花馬的配速,現在想起來真的是庸人自擾!

起跑時自動站在五小時後的分區,尾隨著大隊人馬穿過雙溪街道,踏上令人膽寒的雙泰產業道路。櫻花馬顧名思義,以櫻花盛開享有盛名,但美麗面孔下卻是吞噬跑者的惡魔,令人膽寒的連續之字型上坡,有如插在大腿上的利刃,隨時準備撕裂大腿的筋肉。面對這八公里的長上坡,我跑得非常保守,以不喘、不累為原則,保留體力應付接下來3/4的路段,有一度甚至混在至善百馬團當中,因為我知道跟著他們絕對不會落馬。去年帶給我痛苦的路段就讓我無聲無息地度過,揮別了「蘭平千里」和「辭職嶺」,一路下坡朝向半馬折返點而去。通過惡魔的考驗是如此地令人振奮,完賽信心也隨著里程的增加而提升不少。

過了半馬折返點,每一步都是新的旅程,接下來的賽道雖然不再有長距離上坡,但連續的短距離上下坡交錯出現也頗為折騰人;半馬折返點到全馬折返點這段路程我依然跑得很保守,保守到同行的友人覺得我在龜,便在19公里處將我甩開、揚長而去。我花了約2小時45分才到全馬折返點,當下才驚覺我的速度真的很慢,個人原先計劃要在2小時30分左右折返。回程時我採下坡快跑、上坡大步向前的策略,上坡時會刻意挺直後腳,此舉能順便伸展後腿筋,避免抽筋之苦。有一陣子我龜在綠色大恐龍後面慢慢跑,思索著在這種天氣下,恐龍裝應該還是很熱的問題(這什麼鳥問題~)。

22公里到29公里這個區間還算順利,速度些微拉了起來。但到了30公里左右開始陡上,停下來走的時間變多了。其實從25公里開始,我跟一位女跑者一直處於拉鋸的狀態,唯一的差別是她一直慢慢跑,上坡沒有停下來行走,下坡也沒有刻意加速;這個對照實驗還蠻有趣的,長上坡她輕易地把我甩開,但長下坡我又能迎頭趕上,孰優孰劣,端看個人選擇。回程時亦遭遇霧鎖山林的情況,頓時視野只剩數十公尺,此時冷風直吹,加上寒雨襲人,原本溫暖的雙手也漸漸感到冰冷,我不自覺地拉拉袖口,把手背縮進長袖尋求片刻溫暖。好在濃霧路段並不長,海拔下降後明顯感覺到溫度的回升,我稱之為溫暖的十二度。

最後五公里驅策自己繼續跑下去的動力不是來自馬尾妹的背影(因為沒有,嘆~),而是來自山谷間傳來的鼓聲,雖無法知道還有多遠,但心裡知道平地近了。繞過幾個髮夾彎,赫見雙溪高中的女學生夾道鼓勵,以及奮力敲鑼打鼓的大叔大媽們,大聲地與她們道謝和擊掌,滿心歡愉地邁開步伐。當接近雙溪街道時,耳際傳來永慢大哥在終點線前呼喚跑者名字的聲音,去年就被這呼聲所感動,忘卻身體的疼痛;但當我越過共和大橋、奔向終點時,卻沒聽到我的名字,好生失望。但領完便當和獎座,友人跑過來跟我說剛才永慢大哥超大聲地呼喚我的名字,而且還祝我初馬挑戰成功,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,我完全沒有聽到,難道已經跑進傳說中「禪」的境界嗎?

最終成績是極為普通的五小時十七分,但能完跑已很滿足,除了抱走一座初馬獎外,尚跑贏一顆蘑菇、一隻恐龍、一隻喬巴,但輸給一隻憤怒鳥。

328464_10150589074783052_574083051_9187193_342739585_o
PTT惠我良多

IMG_5265
回程狼狽不堪

ban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oyytoyyt
  • 恭喜啊!我也是這場初馬^^
  • 也恭喜妳挑戰成功!櫻花馬的初馬誘惑真的好大XD

    banco 於 2012/03/06 08:00 回覆

  • Ian
  • 恭喜!我也是這場初馬,回程時一直小腿抽筋,所以慢你2分完跑 @@
    明年此地再見囉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