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番夷人不知所自始…無事晝夜習走。足蹋皮厚數分,履荊刺如平地,速不後犇馬,能終日不息,縱之,度可數百里。《東番記》

簡譯:台灣番人(指平埔族)不知源自何處,沒事即不分晝夜跑步。腳底皮厚,走在荊棘上如同平地,跑起來的速度不輸奔馳的馬匹,給他們跑一整天的話,一天可跑數百里。

這是陳第於17世紀描述平埔族西拉雅人擅於跑步的見聞,而佳里(舊稱蕭瓏社)即是早期西拉雅族的聚集地,鎮中有一座飛番墓,記述著西拉雅人程天與在乾隆皇帝(一說康熙)面前表演人馬賽跑的故事:比賽時,催打駿馬三鞭,讓馬先行起跑,程天與髮辮上繫著百枚銅錢隨後追趕,當他跑到髮辮呈水平狀的速度時,已一舉超越駿馬,贏得勝利。

IMG_8882.JPG
「飛番」雕像

由蕭瓏社北頭洋發展協會舉辦的【北頭洋阿立祖走鏢賽】,是為了緬懷和重新發揚這種舊稱「鬥走」、「鬥捷」的習俗。比賽地點位於佳里區的慶長宮、立長宮(註一),早上六點準時起跑,因為沒有倒數便鳴槍,大伙一陣錯扼。這次走鏢的路線以順時鐘方向繞行,途經鄉道、縣道176、省道台17,接著再回歸鄉道返回終點。一路上雲層密佈,無風,少有陽光露出,某段有微微細雨,整體來說,是一個稍嫌悶熱的日子。

IMG_8863.JPG  
位於慶長宮外的攤位

一開始與coolwoods並行出發,邊跑邊聊天,有伴相隨是路跑最幸福的時光,讓人忘卻跑步帶來的疲勞,在coolwoods示意我加速先行時,已不知不覺跑了2.5公里。鄉間小路景致清幽,穿插著魚塭、菜園、廟宇、良田,以及公墓,不可諱言,在跑步的當下,我曾思考南北部墓塚建築風格的差異。水站配置地點有四,位於4.4公里、9.9公里、14.6公里、18.9公里處,其中4.4公里和14.6公里兩處水站位於平埔族「公廨」旁,同時亦是信物手環的發放點。前兩處水站只提供白開水和運動飲料,直到14.6公里的水站始有香蕉和鹽巴,因為我跑步時不太喜歡吃固體食物,有沒有香蕉對我而言影響不大,倒是在9.9公里水站聽到身旁跑友抱怨沒有食物提供。

前十公里我跑得很輕鬆,狀況比我想像中還來得好,但在這種悶熱的天氣下跑步,防患未然是必要的,我在9.9公里的水站拿了一杯杯水跑步,為了避免瞬間喝完,我強迫自己每公里只能吸兩口。事後回想起來,手持杯水跑步是正確的,或許是已過早上七點的關係,12公里後不時覺得口乾舌躁,這時一小口清水潤喉,就能帶來力量。到了14.6公里的水站,想跟工作人員要一瓶水帶著跑,但也許是手勢出錯,工作人員直接把半瓶水倒在我頭上,一陣清涼襲來,豈不快意也哉!不過灌頂的魔力到了17公里已消失殆盡,速度有點降下來,腦中並不時冒出停下來走一會的念頭,好在後來發現18.9公里處還設有一個水站(當初看路線圖時沒留意到),暫解我當步兵的欲望。止渴過後,最後一小段路跑起來感覺依舊很差,但還是默默地把速度提升,並完成最後衝刺,以末兩分鐘的自我感覺良好結束這場賽會。成績為2:02:15(自測),名次417。

賽末完跑證明的列印發生問題,名字多為NA#,看起來是Excel的格式設定錯誤,故大會宣佈證明將採郵寄方式送達 XD

註一:原本只有立長宮,祭祀著西拉雅的祖靈「阿立祖」,爾後漢人在其前蓋起慶長宮,祭拜起漢人的神衹。

 

IMG_8857.JPG  
天氣悶熱,看看身旁大叔的屁股就知道 XD

20110501-Jiali-pace  
配速表,平均是10.25 km/hr

ban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