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行程始於八點,大伙七點必須起床享用早點.剛到用餐處,只見鄭老師和她先生在用餐,同他們一桌聊了一陣子後,Vincent加入聊天的行列.主要聊些這幾天的鎖事,和盛讚雲南蔬菜的甜美多汁,也提及鄭老師從馬上摔下以及我被馬踢到的事情.後來我跟Vincent聊天時談到Google是否有自己的作業系統,他說這是機密.


早上出發時天才微亮,在乘車處剛好可遠眺遠方的玉龍雪山,我趁機拍下一張清晨中的雪山樣貌,殊不知這是今天唯一可看到雪山的時刻,之後濃濃的雲層向雪山靠攏,雪山面容藏於雲後而不見其蹤影.據阿霞表示,山上肯定開始下雪,下午的行程可能要多加點衣物禦寒.早上第一站先到有雪山第一村美譽的玉湖村,玉湖村也是美籍奧地利學者洛克落腳27載之處,而村旁懸壁上有清朝在麗江”返土歸流”後,第一任官派知府楊馥於西元1723年所提的”玉柱擎天”大字,沿著懸壁拾級而上可俯看整個玉湖村,以及村旁清澈的雪池.楊馥並在玉湖村興建雪山書院,讓一般納西百姓能學習漢文,在此之前漢文只有東巴或貴族才有權接觸.洛克的故居保留在村中一角,可惜行程並未將故居列為景點而無緣前往.

清晨中的玉龍雪山 玉湖村-玉柱擎天 玉湖村 玉湖村-玉柱擎天



離開玉湖村後,前往納西族的聖地東巴萬神園,因為聖地的關係,導遊說她無法陪同我們進去,只能在門口將一行人交給園內的女導遊帶領.在進園之前,剛好有一納西老婦從園區走出來,當我將鏡頭對著她時,她後專業地朝向鏡頭看來,並站定讓我拍照,照完後並未離去,而是示意要付點小費,這時我才明瞭,我遇見傳說中的專業拍照納西老婦,我從口袋挑出一元人民幣給她做為答謝.第一處為天堂之路,是寬六米,長約一百餘米的地上彩色浮雕,入口處為地獄場景,沿著斜坡上去則為人間和天堂.天堂之路兩邊林立許多木頭圖騰,左側為鬼區,右側為神區,因禁忌之故,鬼區和地獄區禁止攝影,其他部份則可放心拍攝.在天堂之路的人間有幅浮雕,講述納西人所認為的人類起源:東方人為卵生;西方人生於蓮花;南方人為胎生;北方人為葉生.

過了天堂之路,穿過一道石牆,來到東巴的天葬場,天葬場中央地上有個很大的圓形青蛙圖,這是東巴聖人天葬時的屍體擺放地點,祭司除了將屍肉切成肉片之外,還會召喚山中的老鷹來進食,若屍肉在一天內被食用完畢,則代表東巴聖人功德高,道行高深;若兩日以上則視為不吉之兆,祭司將向天卜卦,詢問上蒼來年是否有不祥之事.天葬場圓形青蛙為禁地,經過時必須從旁邊繞過去.接著是聖人的閉關修行石窟,目前大門深鎖,因為有聖人在裡面閉關.納西族的閉關一進去就是三年,其間不得食用五穀雜糧,只能吃水果和飲山泉水.水果由石窟旁的小窗口送入,而石窟後方尚有一小穴,給小東巴定期從那裡查看修行的聖人是否健在.據女導遊表示,近十七位閉關修行者只有五位在三年後存活下來,凡經過此間鍛鍊而安然離開石窟者,將被納西人視為聖者.

最後到達為東巴教領導人的潛修之處,在偌大的三多神雕像之後,為大雄寶殿遺址,原本的寶殿毀於1996年麗江大地震,而近年也開始舉行許多募款法會,籌募興建大雄寶殿的資金.今天東巴教活佛恰好在此處,於是我們能入室參見活佛,聆聽他所主持的簡短教誨,其內容不外乎廣結善緣,珍惜親人等,之後並一一與我們握手並獻上祝福之語.當然出去之外,不免有小東巴向我們募集善款,若是未成家立業者,大約最低是以100人民幣為單位,因為我並不想捐錢,直接和氣地向小東巴回絕,出家人也沒為難我,最後向三多神行禮祈福離去即可.同行鄭老師則被請求捐獻以千或萬為單位的人民幣,因鄭老師並沒有宗教信仰,最後以幾百元人民幣了結.後來我們討論了一下,發現只要成家立業者,要求之捐獻善款較高,若是再聽到從台灣前來者,價格又會更上層樓.

東巴萬神園 納西老婦 東巴萬神園-神區 東巴萬神園-神靈路



離開東巴萬神園已接近中午,此地附近唯一的餐廳位在東巴谷中,在出發之前,導遊阿霞已再三強調,不要對東巴谷餐廳有太大的期望,因為他們很坦白地說只能煮出某種程度的菜色,給再多錢也不會變出比較好的菜。東巴谷是人造的小型東巴文化園區,裡面分成幾個小區域,分別介紹不同種族的生活方式。其中有一個房間裡展示的是用手和舌頭接觸燒紅的鐵器,似乎是納西族祭司的技能,這場景很像早期台灣賣藥的手法,如果這時拿出一罐雲南白藥出來推銷,我想我會笑得很開心的。繞完東巴谷進入餐廳,果然如導遊所說的,菜色光擺上來就覺得水準平平,但吃一頓粗飽肯定沒問題,不論菜色多麼不吸引人,蔬菜類還是可口多汁。在進餐時間,餐廳一角有某七十多歲的大師當場揮毫,內容有書法和國畫,而一旁的主持人則向所有人口沬橫飛地推銷這些大作,一幅從40人民幣到200人民幣都有,可惜這些東西完全吸引不了我們的目光,因為在吃飯時被推銷心情會不好啊。大師應該是個老實人,看他靜靜地坐在書桌前寫毛筆字,不知他聽那主持人的呱譟喊價有何感想。

東巴谷 摩梭族人織布 普米族人烤米製食品 雲南十八怪之一:草帽當鍋蓋



午餐後則是抉擇的時刻,因為不是所有人都想花190人民幣觀賞"印象麗江",尤其是同行的大陸人,而最後就我們四個非中國籍的遊客願意花錢觀賞表演。我跟鄭老師實在想不通那群大陸仔,都花一大筆錢飛到麗江,住好吃好,碰到富有當地特色的表演卻不想花錢,怪哉!阿霞把我們帶去買票排隊,而剩下的人則留在車上休息。"印象麗江"從下午一點半開始,歷時七十分鐘,張藝謀為導演之一。整齣表演為露天演出,舞台背景為玉龍雪山,可惜當天山中雲霧大起,玉龍雪山躲在後頭沒有露臉,以致表演的磅礡氣勢大打折扣。演員人數為500(或600)人,都是張藝謀特地從麗江當地找來的平凡人,有舞蹈底子的反而不要,因為只有真正生活在那裡的人才能真正展現該民族豪邁粗曠、不修邊幅的氣魄,據導遊說這些演員的薪資約為一個月800人民幣,一星期表演兩場,對他們原本的收入有很大的幫助。演出分成幾個段落,從馬幫、飲酒、納西婦女的任勞任怨、到東巴向玉龍雪山祈福等橋段,一氣呵成地串連起來,據導遊說很多人看了很震憾很感動,甚至落下淚來。我個人雖然沒有到感動落淚的地步,但依然很推祟"印象麗江",尤其在昆明看了幾場"偽民族表演"之後,看到這種原汁原味的表演,真覺得餐館那些騙觀光客的娛興節目可以收一收了(當然,漂亮主持人可以留著 )。

印象麗江門票與簡介 印象麗江 印象麗江 印象麗江-東巴



看完表演則要出發到雲杉坪,雲杉坪需要搭乘玉龍雪山的專用大巴前往,不過乘車處前有賣中藥材的地方,原本留在車上的大陸人這時都興趣勃勃,忙著挑選想要購買的中藥材而擔擱一點時間,這時我就更納悶了,有錢買一包一包昂貴的中藥材,卻不想花在有文化意義的表演上,所以並不是付不起錢啊。巴士來後大伙坐上車,在雲杉坪的纜車乘車處下車,再轉乘纜車到達入口,接著再走15到20分鐘的森林小徑,就能到達雲杉坪。雲杉坪是一處高山草原,海拔約3200公尺,地勢開闊,是仰望玉龍雪山的好景點,當然天氣一糟什麼都看不見,只留下一陣荒涼和孤寂。值得一提的是,雲杉坪是納西族著名的殉情聖地,殉情前著華麗服飾,與情人在這裡同住幾天,享受玉龍雪山的美景,以及大自然神祇的祝福,最後再一同服下當地的一種毒藥自殺。殉情的情節在Peter Goullart(顧彼得)的Forgotten Kingdom(被遺忘的王國)有被提及,據我不可靠的讀後記憶,殉情沒死的下場好像會很糟。因為天氣不好的因素,雲杉坪的可看性實在不足,我們草草地沿著步道繞了一圈之後,就搭乘纜車下山。

坐大巴士回程中在藍月谷停留,藍月谷是納西聖地白水河的一段,溪水清澈見底,呈現藍色或綠色,幾處河床落差產生的小瀑布,讓藍月谷更形清幽。在這裡碰到一群從台灣來的遊客,出團旅行社我倒忘了是雄獅還是鳳凰,閒聊之下知道他們是今天才到麗江,也看了下午的印象麗江表演,而古城遊則是安排在明天。我替他們感到可惜,因為聽說明天可能會下雨,天氣更糟,在麗江的兩天行程,目睹玉龍雪山的機會看來都沒有了。在離開藍月谷時,發現一隻犛牛被關在路旁的小柵欄裡,而牠面前的鐵桶裡盡是塑膠袋等垃圾,而那隻犛牛就一直嚼、一直吞塑膠袋,真是另人感到可悲。

藍月谷 藍月谷 雲杉坪



晚上用過晚餐後,趁著班機離開前的空檔,導遊帶我們進古城逛逛,前提是集體行動,不得落單,這是最後採買紀念品的機會。其間我們一些人想買些氂牛肉乾,透過導遊帶我們到"胖金妹氂牛肉干",阿霞是說她能擔保這家店的肉乾是來自真的氂牛,是自家養的,但有些店家會偷偷混入馬肉充數。店家大方地給我們試吃,顧店的胖金妹巴不得把每一種都拿給我們試吃,肉乾有辣有不辣,氂牛肉的口感跟一般台灣吃的牛肉乾不一樣,除了更有嚼勁之外,味道也不一樣,加上特製的滷汁,真的會讓人一口接一口地上癮起來。不過賣價是一斤60人民幣或80人民幣,不可殺價,以肉干的價格來說還頗昂貴。除此之外,我還到四方街週遭賣圍巾批巾皮包的店裡瞧瞧,與夜晚較安靜的南門區相比起來,四方街附近至少貴個10元人民幣,一條同樣的圍巾,昨夜在南門問是15人民幣,這裡就開價25人民幣,當然我作勢不理,要走出店門時店員就會迅速地降價,從25降到20、再降到15,因為我沒興趣在這裡買,所以頭也不回地走了。最後要離開古城到機場時,阿霞特地帶我們從酒吧街穿過,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從兩旁傳來,由流行樂、廸斯可、民族音樂交織而成,短短一百公尺就足以讓人感到不適,這也難怪會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警告,再不改善酒吧街的亂象就取消世界遺產的資格。

最後九點左右,踏上小型巴士直奔機場,離開美麗的麗江,為這次大陸行畫下句點。

ban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